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上错厕所

时间:2018-09-21 第一次去实验楼上实习课,做到一半想大便。出去找厕所,因为是实验楼,走廊上空无一人,走到尽头,找到一厕所门挂「男」字门帘,急掀帘而入,不料内有一女生正好小解完,裤子褪到膝盖处,叉开着大腿站在那儿,低着头正用面巾纸仔细的在擦拭阴部。
我长到18岁,还是第一次看见成年女人的生殖器,立马呆立当场,只觉有股热血由脚底板直冲头顶,又直达阴囊,热热的,感到自己的阴茎开始充血勃起了。女生漂亮与否并未注意,只呆呆的盯着看她用手指翻开的阴唇处,而忘了应该避开。
那女生大概是大三或者大四的学姐,见我傻傻的在看她阴部,却丝毫不以为怪,仍旧不慌不忙的擦了几下,将面巾纸甩进纸篓,还故意将生殖器露着朝向我,以戏谑的口吻对我说了一句:「真有这么好看吗?要不要过来看仔细些。你是大一新生,第一次来做实验吧,对面的才是男厕所,我们经常故意挂错帘子来消遣你们才进校的小男生小女生的」。
她「格,格」的笑着,慢吞吞的拉上三角裤,又提上牛仔裤。我一惊急忙退出,已大汗淋漓。
我出来后,心跳加速,久久不能平静。昏头昏脑,懵懵懂懂的走进对面挂着「女」字门帘的男厕所内。男厕所内大便蹲坑是平行的二排,神思恍惚的就跨上一个蹲坑,脱裤子的时候,勃起的阴茎「噌」的一下跳了出来,笔直的翘着,脑子里还在想着那学姐诱人的阴部和那丛阴毛。
由于经过刚才的惊人场面,一下子没了便意,蹲着只觉得阴茎涨得难受,就低头看了一下,忽然眼角余光感觉有点异样,侧脸一看,我又被吓得呆住了:只见在右排对面的坑位蹲着一个女生,正瞪大了眼睛也在看我的屁股和阴茎。
她的裤子褪到小腿弯处,正用手揭内裤上的卫生巾,她大概与我一样,被惊得呆住了。巧的是我俩蹲的方向刚好相反,成了脸对脸了。我定睛一看,认出她是同班女生,她正在发愣的看着我的下身,估计是被我那根长长粗粗的阴茎给吓住了,而没想到自己也赤裸着下身朝着我,一边的屁股和大腿让我一览无余。就这样我们都呆看着对方的屁股部位,傻了足有半分钟之久。
忽然,我俩同时惊醒过来,急忙一起提裤子。她皮肤粉白,小巧玲珑,在她站起来时,我眼光立即一扫她的下腹和阴部,但见她阴部毛极少,大阴唇红红的,小阴唇很发达,站起来时能看见突出在大阴唇外,令我心潮澎湃不已。
紧接着的事是我始料不及的,她拉上内裤后很快又拉上了裤子。而我站起来时忘了自己勃起的阴茎,足足有17公分长,36毫米粗,是那么显眼的朝她冲着,这下完全的彻底暴露给她看了,我慌慌张张的拿着阴茎往裤子里塞,男生都知道,勃起发硬的阴茎是很难弯下来塞进牛仔裤的,硬弯会很痛,而且会造成阴茎伤害,我的汗又下来了。
偷眼看见她半张着嘴,瞪大着眼睛傻傻的看着我在弄那个大阴茎,她见我侧脸看她,脸剎时通红,低下了头,忽然看见自己手里还拿着那块带血的卫生巾,赶快扔进了便坑里。我被她一吓,总算阴茎充血消退,变软缩小了些,终于能够放入裤子里,拉上了拉链。
而后,我俩鬼使神差的发生了令我至今仍旧暴寒不已的对话,足以证明我俩进入了思绪混乱的地步了。
美媚:「来上厕所啊?」(天知道她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毫无意义的话)
我:「是啊,你也来了?」(我当时真的说话没经过大脑思考,一点逻辑都没有了,跟着她的语句也讲了一句废话,我敢对天发誓,我其实是说她也来上厕所,决不是问她月经来没来。)
美媚:「是啊!(我发现她脸红得很好看,也出汗了)真倒霉,提前好几天就来了。」(看来她的思维也很混乱,并不比我强多少,把我当女同学了。)
「……」(无语,我们实在是找不到话了)
终于,在这当口,我俩都把裤子提上了。美媚脸色回复了点正常,我的思维也转过点弯来了。突然我俩异口同声的说:「你走错厕所了吧?」说完这话,美媚定定的看着我,坦白讲,她长得很好看,眼睛也很大。
美媚:「这是女厕所啊,帘子上不是写着么?」(口气变的强硬起来,意思是一个大学生还不认识男女厕所么?看样子,我要是找不到走错的证据,她很可能认为我是故意进来偷看她,而当我是色狼的。)
我差点又崩溃了,一日内两次被女生指责走错厕所,这要是传出去,我这大学也就不用念了。可是又不能跟她解释是刚才走进那个厕所,看见有女生在小便被赶了出来,所以才进这个厕所的。我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就像是一桶糨糊,都被粘住了无法思考。
终算天无绝人之路,被我抓到了极为有利的证据,证明了我的清白。我对她说了一句不能不佩服自己的话:「这是男厕所啊,我问过的,帘子挂错了而已。那个小便池总不会是女生用的吧?」说罢,我得意的指了指厕所里面那很典型的男式小便沟。
果然此话具有极大杀伤力,她的脸一下红的更胜刚才。头都垂下去了,嘟嘟囔囔着小声对我说:「哎呀,我没注意啊,你可别跟人家说。你能不能用身体帮我挡着一会儿,我还是得换一下那个东西。对面那个女厕所,男生还会进去的,我也不敢进去换呀!」经过刚才惊人的一场对视,加上她知道自己走错厕所的打击,估计她的思维非常混乱,居然忘了我就是个男生,竟然还叫我帮忙,掩护她换卫生巾。
于是,又出现了更奇特的一幕:在以后的几分钟里,她躲在我背后换卫生巾。这时我的头脑清醒了一些,知道机不可失,藉着微微的侧头,我用眼角偷看她背对着我,又褪下了裤子到大腿一半处,弯着腰低头在擦刚才匆忙拉上内裤后又沾上的分泌物,她由于穿着短短的t恤衫,翘起着圆圆的白白的屁股就离开我半米多,从腰一直到大腿完全赤裸着,光溜溜的屁股漂亮极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想到女人的屁股会是这么好看,而且距离我又那么近。
她好像根本没想到我会偷看,半弯着身体使我很清楚的看见了她深红色的肛门和半个阴部,鼓鼓的粉红的大阴唇夹着一条缝,发达的小阴唇红红的突出很高。我只觉得自己象被电击了一下,血沖脑门。虽然我还不敢去摸她,但二次看见女性生殖器的视觉刺激让我兴奋过头,随之而来的性冲动使我再也忍不住了,知道自己要射精了。
由于是10月份,穿得少,怕射精弄湿了裤子,我在还没射精前及时的拉开拉链,掏出粗大发硬的阴茎,我失控了,就是天塌下来也不管了,我乾脆转过身体紧盯着看她漂亮的屁股和阴部,边看边兴奋的快速手淫。可能是我粗重的呼吸声惊动了她,或者她已经换好新卫生巾,她在拉上内裤的同时直起身体转了过来,眼前的情景使她更加大吃一惊,相信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见如此粗大的阴茎和发紫的膨胀的大龟头,她一定误以为我刚才弄伤了,肿起来了,因为她好像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就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关切话:「你是不是很痛啊?」
这轻轻的一句话,我达到高潮了,精关打开,浓浓的精液急速的喷射出一米多远,我心一慌,再看看她,只见她涨红着脸,一手掩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来,一手拉着外裤忘了扣上,两眼死盯着我仍在一股一股射精的阴茎,满脸的惊讶。
终于我射精完了,还用手将阴茎由根部往前反覆挤了二次尿道里的精液,用手纸擦乾净逐渐软下来的阴茎,把它塞进内裤拉好拉链。奇怪的是,由始至终,她好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样,即不离开也没有尖叫,就惊奇的看完了我的射精表演,看我擦乾净阴茎,穿裤子。但可以感觉到她呼吸和我一样非常急促。
平静了下来后,我看着她,她看着我,又处于僵持状态。我很奇怪,我们俩人今天肯定都有些精神错乱,失了常态。她并没有立即离开的样子,反而看看我,又看看地上那一大滩精液,表情非常古怪,结果又说了句让我无地自容的话:「你弄好了啊?你那个里面出来的是不是精液啊?」我只好很尴尬的点点头。接着幸亏她讲了句提醒我的话:「这么多,人家会不会看见?」
万幸的是厕所在走廊尽头,实验楼走动的人又极少。无奈下,我向她要了几张女生常备的面巾纸,把地上的精液胡乱的抹掉了,我抬头看她表情暧昧的笑嘻嘻的,很有兴趣的看我做这些事。完了后,她看着我满头大汗尴尬的脸,「哧」的一笑,伸头往门外左右看了一下,就溜了出去。我慢慢的镇定了情绪,重新解了大便,也回到了实验室。进门时我偷偷的扫视了一下,大家都很专注的在做实验,没人注意我,发现就只有她在看我进来,我故意不去看她,做我的实验了。这天整个下午的实验中,我觉得她情绪反常的昂奋,实验也不做了,有意的在我面前走过许多次,还几次停下来和我边上的同伴讲些废话。我清楚的感觉到她虽然在与别人讲话,眼睛肯定望着我,在看我的表情,我一次也没去看她。可我的脑海中总是晃动着她美丽的雪白的圆屁股,还有那红红的阴唇。由于刺激太深刻,当天夜里,我梦见了她,是与她性交的色梦,都遗精了,弄得我怕室友知道,小心翼翼的换内裤。
第二天,没什么动静,我知道她没跟任何人讲这件事,心里很感激她。几天后,她开始故意找些事来要我帮忙,我也不敢拒绝她,看见了她,眼前马上会浮现出她漂亮的圆屁股和红红的阴部,阴茎就忍不住的会勃起。她肯定发觉了这一现象,因为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她总是表情古怪的故意盯着我的裤档看,害得我不由自主的隆起了一大块,弄得我很尴尬很辛苦,她却似乎非常开心。我有点怕见到她,远远的看见她过来,我只好赶快绕道逃走,但好几次她会神出鬼没的突然在我面前出现,故意找我讲话,简直有被她盯上了的感觉。
在厕所事件后的一星期中,我在二人接触中,明显的感到她似乎在犹豫着有什么话要说,我总觉得我没有这么容易太平,又担上了心事。过了几天,她终于耐不住了,一天晚饭后约了我去学校操场,我知道这事情总得有个交代,不敢不去,心中也祈祷她不要有恶意。我们进行了第一次关于那件事的讨论,她提的问题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至今我也没搞清楚女生思维的方式。
见面后,她不知所云的乱七八糟说些什么我都忘了,我知道正题还没开始,任她去说,最后她似乎下了决心,问了一个我死也没想到的问题:「你那天是不是在……在……手淫?」
我张口结舌呆望着她,又是大流汗了。她的大眼睛紧盯着我看,并没有嘲笑我的意思,我赧然的说:「是!」
紧接着她又问:「那天你那个……里面射出来的真的是……是精液吗?不要骗我。」
我不知道她脑子里想什么,只好回答:「是的,不骗你。」
她好像很满意,想了一会,就有点害羞的说:「那天我看见你脱裤子蹲下来时,你的那个……那个……东西很大很长,是不是人家说的『勃起』啊?」
这时的我,简直象刑犯,有问必答:「是勃起。」
想不到她接着问了个关键问题:「人家说男生只有性兴奋时才会勃起,为什么你才进来就那样了?你是不是故意进来让我看的?」
问完就紧盯着我眼睛看。我脑袋里「轰」的一下,思维差点又混乱,这把我问住了,迟疑了一会,我认为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我故意说得含糊些)于是就说一开始进过另个厕所,看见一个学姐在小便,所以就那样了。
想不到在这些细节上是永远别想在女生面前混过去的,她死缠烂打的紧盯着问,为什么看见人家小便就勃起,一定看见什么了。最终是我投降,只好彻底交代了全过程,说看见了学姐翻开的阴唇,就引发性刺激,阴茎就勃起了。
她显得非常兴奋,问得非常刁钻,最后连学姐有很浓的阴毛都被她问出来了,令我佩服女生追根寻底的本事。这些问题她肯定想了许久,梗在她心中,不问明白誓不罢休。
我看她又恢复了笑嘻嘻的调皮表情,似乎很满意,以为就这样算过去了。可她不像放我走的样子,从她看我的眼神中,明显的感到她在想一件什么事,令我有点莫名其妙和忐忑不安。
终于,她像下了决心,问了一个我最害怕的问题:「那天你手淫是不是因为……因为……偷看了我?」我头皮一紧,当然矢口否认。
「那你已经穿好了裤子,为什么又拿出来弄?而且又勃起得很粗很长?」我张口结舌,流汗不止。
「那天你穿上裤子的时候,我看到你那个……东西已经变小变软了。你自己说的,男生性兴奋了才会勃起的,你肯定偷看我了,不然为什么又勃起变大了,要在我背后手淫,还……还……射精了?」她丝毫不放鬆的问。我呆呆的看着她,摸不準她的目的,不敢回答,这时我肯定像个大傻瓜。
「你倒是说呀,你到底偷看了我没有?看我什么地方了?」
我还在思考怎么回答才不会惹恼她,忽然,我脑中有个感觉一闪:她似乎并不是生气的样子和口气,反而好像期待我承认是偷看了。我知道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心一横:「是,我偷看了你,对不起。」看不出她的反应如何,似乎并不在意我的回答,眼神有点迷茫的在想什么,我吃不準,怎么觉得她好像有点兴奋了。
「那……那……你看见了我哪儿?我那个……就是那个,你也看见了吗?」她吞吞吐吐的又问。发觉她不问彻底不甘心,真不理解女生想事情的逻辑。我反正已经承认了,就乾脆全招吧,好了却这件事:「是的,我全都看见了,我兴奋到极点感到要射精了才手淫的,也不能怪我,男生都会这样的。」
她定定的看着我,明显的有点激动:「你不要骗我,是真的看见了吗?连我那个……就是女生的那个,你明白的,你也看见了吗?」真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这个细节如此感兴趣,非得证实我确实看见了她的生殖器。
「是,我不但看见了你的整个臀部,还看见了大半的阴部。算了,我们都别追究了,我的阴茎也全让你看了,还看了我手淫射精,你也没吃亏,我们扯平吧。我向你道歉好了。」怕她翻脸,我息事宁人的说。
「你真的是因为看见了我的……那个,才勃起的,才手淫射精的吗?」她追根寻底的非问个明白。
「真的,我从来没看见过女人的生殖器,你不但人很漂亮,你的那个又长得那么好看,非常让我着迷,所以我一见了就没法忍住,因为怕射精在裤子里,才拿出来手淫射在地上的。真的对不起,也怪你太好看了。」我想到应该特别吹捧一下她,让她虚荣心膨胀好过关。
她好像没生气,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看着远处发了一会呆,就说你回去吧,自己却坐那儿没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到寝室,有了心事睡不着,反覆想了全部过程,好像情况并不坏。第二天怀着不安的心情留意了她,看见她还是很开心的样子,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她还是不断找我做事,为了讨好她,我也很卖力。后来她又老调重弹的反覆问了我几次,我甚至把看见她有发达的小阴唇,阴部的颜色,阴毛稀少,好看的肛门也交代了出来,她终于相信我完全看光了她的隐秘处。而且我居心不良的大肆形容她生殖器和屁股如何漂亮,迷人,她还很开心满意,真是个幼稚的可爱的小女生。
此后,她的问题越来越露骨,开始打听男生的性生理,甚至还问我阴茎怎么会勃起,勃起时是痛还是舒服,男生用什么方法手淫,怎么会射精的,射精是什么感觉,等等,我故意说得很神秘,很有高潮的样子。我还装得很老实的样子,向她交代了自己以前许多次「遗精」时做梦的淫秽内容,胡编乱造的夸大形容一通。她却深信不疑,兴趣十足,对此常常表现出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有很迷恋的表情,根本没想到我是在暗暗的引诱她。
我们的交谈越来越放肆,我已经掌握了她的心态,恭维她讚美她的话越说越顺口,她非常喜欢我说她漂亮,即使我说对她有想入非非,想她常常想得阴茎勃起,也没生气过,她已经不像以前那么会害羞了。同学们看见她老是与我粘在一起,根本不会想到其中的奥秘,只以为我们是一对恋人,就不再有人约她。我们也从来不去解释,更方便的在一起,除了讨论些功课考试外,就是乱讲那些淫秽事情,她会问些感兴趣的男生的一些风流韵事,我就投其所好,胡乱编些下流故事讲给她听,她却乐此不疲。
我们已经熟悉得无话不说,毫不避讳的乱谈,甚至她还嬉皮笑脸的问过我几次:想不想再看看她的阴部?我说想极了,那是我在世界上第一想看的最漂亮的东西了,她就笑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大色狼,说批准我在夜梦中梦见她,可以玩她的生殖器,甚至遗精在她阴道里她也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