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三十章

时间:2018-01-22 后廊传来一阵香风,一群青衣汉子拥着一个红衣女郎闯了进来,显然是从后院血迹追蹤而来。那女郎约莫二十来岁,艳丽绝伦,一身红衫 绣着万般花样,便好似一朵大红牡丹,媚眼如丝,体态婀娜,面容固然极其美貌,眉梢眼角间更秋波流盼,笑靥中隐有摄魂勾魄之感。
  那女郎瞄了床上的丁泽一眼,媚笑道:「哎哟,丁二爷,原来你已经躺在这儿等着奴家啦,这可好呢!」莲步轻移,逕往床边走来。
  童万虎握紧钢刀,低声道:「文老弟,这贱人叫康绮月,有个名号,叫做」绣花仙女「,一身阴毒暗器,可得小心在意!」文渊一听,想 起一事,向那康绮月道:「姑娘也姓康?贵派中有个」风月笛仙「康楚风,莫非是姑娘的亲人么?」
  康绮月停下脚步,眼光在文渊身上流转一周,笑道:「这位公子好俊俏的人物,原来也认得家兄,奴家该怎生称呼公子才是?」文渊笑道 :「在下姓文,单名一个渊字,前些时日,曾与令兄切磋音律,可惜未能尽兴,令兄便匆匆离去,实为憾也。」他这话说来漂亮,其实没说得 全。切磋音律是好听了,实则康楚风笛声是被他琴音所破。憾则憾矣,只是憾在没能擒下此人,只有任剑清奉送了两脚。
  康绮月心中起疑,道:「家兄不久前受了伤,文公子却是何时跟家兄见的面?」
  文渊道:「这个就真是无巧不巧了,在下正是在康兄受伤那晚和他相识。」
  康绮月一怔,随即娇声笑道:「原来如此,我才在想公子大名有些耳熟,原来是哥哥提到的那位弹琴妙手。」
  文渊道:「不敢,令兄颇有些行止不端,在下一位朋友将他略加整治了一下。」
  康绮月格格一笑,说道:「如此说来,文公子可是位正人君子了。奴家可比家兄更加行止不端了,公子也想整治整治么?」她语音娇腻得 出奇,每吐一字都似在诱人心魂,文渊一时有些心神不定,急忙强自宁定,才道:「姑娘若要为难这两位寨主,在下便不能不插手。」
  康绮月朝华瑄等四女望了一望,笑道:「这四位姑娘,想必都是文公子的红粉知己了?文公子可了不起哪,定是极有本事的了,嘻嘻,奴 家倒也想领教一下呢。」
  文渊听她说得有些奇怪,手按剑柄,说道:「康姑娘可用兵刃?」康绮月娇笑道:「文公子呀,你可弄错了吧?奴家一个弱女子,如何能 行此打打杀杀之事?
  童大爷,请你说说,我跟丁二爷是怎么分那胜负的呢?「
  童万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说不出话来,脸上神情极是古怪。华瑄道:「童寨主,你说说话呀。」童万虎面有难色,看了丁泽一眼,说 道:「此事……实在于二弟有些不光彩。」
  康绮月道:「罢啦,奴家便请郭三爷来现身说法。小祁,还不请郭三爷来?」
  一名青衣汉子退到廊后。童万虎叫道:「你……郭三弟在你手上么?」康绮月笑而不答。那汉子又进了房来,押着一个肥胖粗汉,到了康 绮月面前。那胖子虽没有绳索绑缚,但下盘虚浮,似是被封了运气要穴,使不上力道。
  童万虎惊叫道:「三弟,你还好吗?」那胖子便是白虎寨三寨主郭得贵,只听他大声叫道:「大哥,你可来了,救我,救我!」童万虎听 他中气尚足,稍感安心,随即厉声道:「贱人,你快放了我三弟!」
  只见康绮月半启丹唇,笑得极其妩媚,轻轻将右手小指抬到唇边,娇声道:「郭三爷,奴家这么可怕吗?这么想走吗?请你过来一下,来 嘛!」声音媚得入骨,文渊等人一听,都是心中一蕩,不知所以。只有童万虎最是惊恐,叫道:「三弟,别上当,快跑过来!」口中话声未停 ,已做势要冲过去。不料他伤后无力,无论如何踏不稳脚步。
  郭得贵本就性好渔色,见了康绮月这般引逗,呆呆地紧盯着她,一时忘了命悬人手,鼻孔中不住呼出气来,当真是色授魂与,不禁走上了 几步。康绮月双眼半阖,娇声道:「郭三爷,奴家把你捉来,你一定很不高兴了?」
  郭得贵一对小眼瞇成了一线,脑中迷迷糊糊,随口答道:「是啊。」语音听来,却半点怒意也无。
  康绮月满脸笑意,说道:「唔,郭三爷,奴家给你个机会如何?我们来做个比试,如果你能让奴家服气,就放了你一条生路。」郭得贵道 :「比什么?」
  只见康绮月轻轻一托颈后秀髮,媚笑道:「郭三爷想怎样,就儘管来,可别留情啊,嘻嘻!」姿态娇娆无比。郭得贵双眼慢慢睁大,似乎 不知究里。
  文渊也吃了一惊,心道:「这是怎地?」华瑄看得俏脸通红,低声道:「慕容姐姐!」小慕容慌忙摇头,低声道:「别问我……我也不知 道啊。」
  只有紫缘脸色一沉,小枫看着,颇觉尴尬。
  郭得贵瞧见康绮月这般媚态百出,一时色迷心窍,如同中邪一般,哪里还想到自己已是俘虏,怪叫一声,扑了上去。康绮月竟也不闪不避 ,任他一下压倒在地。
  文渊登时惊觉,低声道:「童寨主,莫非他们是要比……那个……」童万虎咬牙切齿,唉声歎气,道:「不错,这贱人用床上功夫,把二 弟弄成这样。」华瑄听见,又惊又羞,骂道:「这女人怎么这样不知羞耻!」
  康绮月似乎浑不在意旁人注视,任由郭得贵发狂似地乱摸乱抓,衣衫一件一件被他脱了下来。郭得贵双眼满是血丝,只恨手上使不出力气,否则早就几下撕了她一身衣物。
  只片刻功夫,郭得贵已把康绮月脱得一丝不挂,露出了一身美艳诱人的肌肤。
  康绮月腻声喘道:「啊呀……快点嘛……来啊……」只听郭得贵不停低吼,一把扯开自己衣襟,把她反过身来,狠命抱在怀里,毫不疼惜 地揉动她丰盈的双乳,像要挤出什么才甘心似地。
  康绮月脸上显得一派沉醉,口中娇声呻吟,时而高盘,时而低回,弄得郭得贵慾火如焚,手下半点分寸也无,将康绮月一对漂亮的乳房捏 得变了样子,一根根粗指像要嵌进她胸脯一般,一份份雪白的柔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
  但听康绮月呻吟道:「嗯……郭三爷……再来……啊……再加把劲……哎唷!
  你……你可比丁二爷……还……啊啊!「郭得贵听了,大助威风,更是使力揉捏搂抱,上下其手。旁人只见一个艳丽的女子被大团肥肉裹 压,连那白皙的皮肤也好似上了一层油光,景像甚极淫靡。
  「啊……郭三爷,下面……唔……奴家想要……」康绮月莺声呖呖,媚态百出,连她带来的一批部众都忍受不住,更何况身当其境的郭得 贵?他右手胡乱挤压康绮月的胸前,左手伸入她股间,摸得一片潮湿的软毛,指下只觉温软酣畅,诱得他色心大动,一只短钝的姆指在她一片 桃红上稍加摩蹭,便狠狠地按了进去。
  「嗯!」康绮月猛一仰头,咬住下唇,眼中露出畅快难言的愉悦之情。
  郭得贵奋力往内里戳去,将这一根肥肉在康绮月滑润温热的胴体秘境大肆动作,弯一弯、捺一捺,又是粗鲁地抽动,在外的拳头也跟着不 住撞击腿间的肌肤,打得一片又一片小水花飞起。
  康绮月双手分别按在郭得贵两掌上,加重他的力道,连声轻喘,绛舌抵唇,脸上渗出细细的汗珠。郭得贵下身已胀得无以复加,在康绮月 体内的拇指猛地一挖内壁,用力掏了出来。
  康绮月浑身一颤,一派娇柔无力地道:「啊啊……呼……啊……郭三爷,终于要来了么?奴家……等好久了呢……」
  只见郭得贵脸目狰狞,一手揽住康绮月,另一手解开裤带,现出了一根东西来。若说他一身无处不带三斤油,本是妥当,但唯独此处与常 人无异,就是不如何肥,现下看来甚是粗壮,想来因他好色,全身上下,平日就只此物用得最勤之故。他那摇摇晃晃的大肚子固是管进不管出 ,这玩意儿却只是管出不管进,恰恰一个颠倒。
  郭得贵早忘了被掳的惧意,看着眼前一个艳若天仙的女子随己摆布,只想逞威图乐,哪里想到别的,猛然把康绮月推倒。康绮月双手才撑着地,屁股便被高高抬起,地上几声滴水,就像两团白雪春暖渐融,绮丽淫艳。郭得贵叫道:「哗啊!」猛力一送,一肚赘肉垫上那动人的身 躯,下身毫不怜香惜玉地闯进花丛之间。
  「啊啊!嗯……嗯……来了……很好呢……嗯……」康绮月像是沉醉其中,兴致高炽,不断发出魅惑人心的娇息,让郭得贵肆虐淫乱。郭 得贵喜得如飘仙境,又吼又叫,便如凶残的野兽。娇美的胴体狂乱的回应,让他血脉贲张。
  抽了数十,忽觉丹田一鬆,好似赫然失却了什么,一身精元像下迎无底洞,飞窜而出,「噗啦啦」一串响,贯进康绮月体内,溢出了不少 ,一连串滴落在地。
  郭得贵脸上肌肉一颤,似乎吃惊之极,却又不知所以。
  童万虎一见,双手一握,低声骂道:「该死!」语调中竟有惊惧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