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九章 鹰扬来归

时间:2018-01-22 法斯特历五四0年六月十五日,尤那亚的死讯经由海鹰扬使者第一次传回艾司尼亚。
  得知这一讯息的所有人都无不为之惊骇,儘管沦为割据一方的诸侯,然而毕竟他身为法斯特帝国的三太子,而且是最为出众的王子之一,他的突然死去无疑要给众多人造成不小的冲击,首先便是对其死因的好奇。
  而作为留守帝都的内阁,于凤舞和晨月几人首先接到这个消息,心中是极其複杂的。
  一方面,无论怎么说来,尤那亚都是倩公主的亲哥哥,虽然在政治上有斗争冲突,然而毕竟是血浓于水的同胞兄妹,他的死肯定会对倩公主产生强烈影响的,因此她们不可能欢呼雀跃或者流露出半点喜色。另一方面,她们确实对于这个消息感到高兴,起码最现实的一点就是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人打着正统的名义跟叶天龙争夺皇位了。这一点,对于叶天龙而言,的的确确又是好消息,作为追随他的女人,她们又何尝不为此而感到欣慰呢!
  正是出于上述两种考虑,因此在一接到海鹰扬派来使者通知这个消息之时,她们都表现得相当平静。
  在详细了解了海鹰扬的真实意图之后,于月舞她们当即决定,一方面将尤那亚之死的消息尽快传给身在南疆的叶天龙,另一方面也在加紧研究如何回覆海鹰扬的问题。
  于凤舞、晨月、柳琴儿和月如作为内阁核心,忙于繁杂的国事之中,而唯独倩公主,在知道尤那亚的死讯之后,陷入到了一种低迷的情绪当中。
  她娥眉轻鬃,一个人漫步于花园之中,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三哥尤那亚那张俊俏的脸。
  说实在话,以往尤那亚给自己的印象并不坏。作为最具能力的一位王子,他一向是十分关心自己这个妹妹的。
  记得小时侯,自己喜欢作弄别人,经常欺负皇族其他成员的孩子,连父皇那么疼爱自己都会加以责备,唯独她这位三哥却向着她,还处处加以庇护。
  随着渐渐长大,王子之间都互相开始为了皇位而明争暗斗,尤那亚自然也不例外。然而,除了政治上的事情之外,他疼爱她这个妹妹的举动却丝毫没有打折扣。
  如果不是后来自己同他在政治上起了正面冲突,可能事情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然而就是在那种情况之下,他也并未对自己有太过分的举动。皇族成员大部分都遭到他的屠戮,虽然他也将自己的人身自由限制起来,但起码并未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想起此间种种,如若不是他在政治上有些走火入魔的话,他还真算得上一位睿智的人,起码对她而言,还算一位好哥哥。
  虽然随着他后来越来越过分的所作所为,自己开始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但是此番听说他就这样悲惨地死去,自己心中仍然像是被某种东西揉捏了一番似的,说不出的难受。
  就短短这一两年间,亲人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偌大个皇宫,除了疼惜自己的那个男人以及几位好姐妹之外,竟然再无一个亲人,想起当初和乐融融的一大皇家竟然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她便不由地心生伤感!
  晚风轻轻吹来,拂皱一湖春水。倩公主凭栏望水,但见岸边一群群游动的鱼儿在争抢食物,此情此景,她顿觉悲凉,争来争去,还不就为了一口活命的食物!
  远远地,于凤舞一众四人穿过九曲迴廊朝这边走来。晚膳未见倩公主去用,她们明白她此时的心情,便一同出来寻她。
  「倩妹妹,原来你在这里,姐姐们都来寻你了。」人还未到,柳琴儿便远远叫道。
  倩公主缓缓回头,望着四位姐姐,她轻轻地歎口气,换上一副笑容。
  待到四人行至前,她一改忧愁情绪说道:「姐姐们么来了,我过会儿便回去了。」
  「见你晚膳都未用,大家都担心……」柳琴儿继续说道,突然意识到不妥,忙住了嘴。
  于凤舞这时接着道:「回去吧,晚膳无论如何是要吃的,完了之后姐姐想跟你仔细聊聊,好吗?」
  望着众女殷切的眼神,倩公主点了点头。
  倩公主跟着众女重新回到寝宫,但见膳台上摆满了自己喜欢吃的菜餚,看来是众位姐姐特意吩咐御膳房準备的。
  单是这份心思,她就该暂时忘却尤那亚的死带给自己的冲击,起码要在如此精心的情谊面前,表现出一副开心的模样。
  然而,儘管极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轻鬆状态,但是细心的四位姐姐还是很明白她的心情。草草用完晚膳,于凤舞便领倩公主回到自己的房间。
  二人在榻上坐定,于凤舞突然牵着倩公主的手道:「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有什么话就对姐姐说吧!」
  倩公主望着于凤舞殷切的眼神,又想起了在花园中的种种思绪,本想一下扑进于凤舞的怀中大哭一通,然而不知为何,面对于凤舞,她总是做不出这一番情感宣洩来。说来也真是奇怪了,想她们曾经同处一榻共同伺侯叶天龙也未觉得什么,怎么此刻就好似有层隔阂一般呢!
  面对倩公主突生情绪变故,于凤舞无比清晰地看在眼里,心思细密的她很了解倩公主的心思,于是,她再次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其实我是要告诉你一件隐藏了多年的秘密,是关于你和我的,想听听吗?」
  「秘密,关于你和我?」倩公主一脸疑惑,问道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自从我们共同追随天龙开始便是姐妹相称,只要天龙高兴,我们便没有理由不开心。我知道你听到三太子殿下的死讯,心里一定感到很凄凉。才一年多的时间,皇室遭逢的变故也太大了,在你看来,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觉得孤零零的,是吗?」于凤舞牵着倩公主的手,好似母亲一般徐徐说道。
  句句说在倩公主的心坎里,她低下臻首,再度忧伤起来。
  于凤舞轻轻抚着她的髮丝,继续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你并非孤零零一个人,还有一位亲人陪在你的身边,你相信吗?」
  「凤姐,怎么会,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我并没有拿你们几位姐姐当外人,既然都是为了叶大哥,你们便都是我的亲人,我只是一时有些感慨罢了,姐姐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倩公主显然理解错了于凤舞的意恩,认为自己的举动伤了众姐姐的心。
  「不,你说的纵然是事实,但我并非这个意思—你还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姐姐。」于凤舞轻轻地说道。
  「同父异母的姐姐?怎么可能,我一点都不知道。」倩公主双眼中闪过惊异之色道。
  「见过这个东西吗?」于凤舞面对倩公主的疑问,依旧不紧不慢,优雅有度。
  她从榻柜当中取出一串手除-壬是安德列三世在她和叶天龙的婚礼上送给自己的礼物。
  倩公主眼睛瞪得老大,这分明是法斯特皇室家传之物,用水火神珠串成的「水火之手链」,只有法斯特皇族才可以拥有,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于凤舞的手上呢?
  结合方才种种话语,她立刻露出一副惊愕万分的表情道:「难道,难道你所说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就是,就是凤舞姐姐你?」
  于凤舞此刻也满含泪水,轻轻地点了点头。
  本来皇室遭遇劫难,叶天龙入主无忧宫之后,她就不打算将此秘密说出来的。尤其是在共同伺侯叶天龙的过程中,几位姐妹之间相处的也非常融洽,尤其是同倩公主,真的是情同姐妹,虽未相认,却感情渐深。此番将此打算保留一辈子的秘密说了出来,同这个妹妹相认,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慨!
  「真的吗,姐姐,你真是我的亲姐姐?」倩公主激动得热泪盈眶,紧抓住于凤舞的双手说道。
  于凤舞满含热泪,便将身世以及同安德列三世之间的秘密全部说与了倩公主。
  二人一直谈到深夜,真可谓相认恨晚,最后两人钻到同一个被窝安寝。
  于凤舞正好发挥了她柔情母性的一面,倩公主则像极了一个孩子,于是乎,于凤舞像母亲一样搂着倩公主,而倩公主丹月象孩子一样钻进于凤舞的怀中,交谈至天明!
  由艾司尼亚发出的奏疏很快便传到南疆叶天龙那里,得知尤那亚突遭劫难,他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丝感慨,颇有些英雄相惜的感觉。
  毕竟从政治立场上来看待尤那亚的为人,还算得上是一位勇敢担当的人物。无论他曾经做过多少残忍的事情,但是仅就对自己以及倩公主而言,他依然不愧为法斯特诸王子之中最为精干的一位!如果说他过去有许多罪孽的话,那么从他跟叶天龙达成和解,挥师西北同外国作战,已经足够赎掉他欠法斯特民众的罪孽了。
  对于他的死,叶天龙除了生出一些感慨之外,并未觉得有丝毫可惜。从他们之间竞争王位的那一天开始,他们或许都已经料到类似的结局。无论是谁,在将来一天一定只有一人获胜,落败的一方只有死路一条,这是他们选择这条道路伊始便注定了的。
  同时,叶天龙也获悉海鹰扬有意归顺,只要自己点点头,法斯特马上便会重新凝聚成一个整体,这对于外国入侵者来锐了无疑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己接到这两个好消息,可比打一个大胜仗重要得多。自己跟武雄义僵持在林济城周围,也真是奇怪了,儘管使用了飞行器、魔导水晶珠等先进武器,然而却依旧无法重挫楚越大军,尸启召本就在军事方面有所欠缺,此番遭遇如此僵局,都觉得有些灰心了。然而,正是此时,接到这样一个大好消息,无法快速挫败楚越大军的阴霾就此一扫而光,他简直有些乐不可支了。
  此事值得庆贺,思忖已定,他便急匆匆找到几位美人要好生享受一番了。
  宁素女自上次亲自送来奏疏,便一直待在林济城,巴邯城的事务全由左兰心维持。这些天与龙灵儿、玉珠、辛西雅和幻云她们相处,又整日能够见到心爱的男人,心情可别提有多高兴呢!
  说到幻云,那日从野外归来,男人便好似表功一般向诸女宣告了战果。见惯了男人收服美女的作为,她们心安理得地欢迎幻云这个小妹妹加入她们的行列。这不,这几日也不知是幻云缠着她们几位讨教侍夫秘法呢,还是她们几位主动要向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传授经验,总之一天当中除了出恭之外,她们老是黏在一起。
  男人一脸高兴的样子进得屋来,诸女均是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看来男人猜的一点也没错,不管是谁主动的,她们定然是在交流侍夫心得。
  将从艾司尼亚传来的消息告诉诸女之后,男人便坏笑着想实施自己的行动。怎奈诸女一
  番共进退的架势将其挡开,搞得男人好没面子。男人哪里受过这等待遇,管她四女同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霸王硬上弓,将四女全部收服胯下,并且还正好给了他云雨当中花样惩罚的把柄,直弄得是整个香闺春情瀰漫、淫靡不堪。
  正所谓床榻之上定江山,后世野史学家就是这样评定他的治国之术的。
  酣战完毕,叶天龙一边享受夫人们的捶拿按摩,一边倾听夫人们对于尤那亚之死及海鹰扬率众归顺的看法。
  最后,男人在美人窝中做出决定:接受海鹰扬的归顺,但是需要把握三个问题。其一,原尤那亚属下兵马需在接到皇帝诏书之后收缩后撤,以便同凤舞军团、红骑军团等等组合混编,以形成集中兵力优势,共同应对北方的威胁。其二,帝都艾司尼亚需向鹰扬军团派遣督官,以达到中央监督归顺军团的目的。其三,海鹰扬需在军队整编完毕之后,回帝都述职,以商讨他个人的任命问题。
  此三策,海鹰扬如若完全答应下来,那么叶天龙真正要实施的计划就可以正式派上用场了。如若这三策遭遇挑战,那么整件事情将可能出现其他变数,必须採取其他方案。
  叶天龙将此决定连夜派人传达回艾司尼亚,他相信只要按照自己这个思路去处理这件事情,具体的方法便完全可以交由他那群内阁美人去实施了, 甚至他相信,或许她们正和自己想的一样,说不定已经开始着手运行了。
  解决掉这件事情,叶天龙思谋着自己一定要想个办法,尽快解决南疆问题。局势已经十分明确,他不可能再在这里同武雄义纠缠不休。
  而话说于凤舞她们接到叶天龙批阅的奏疏,便立刻答覆海鹰扬派来的使者,并且很有默契地做了另外一手準备。总之,在天才政治家月如和晨月她们的部署之下,一个万无一失的完美方案制定完毕,各方面的工作也迅速实施展开!
  另一方面,海鹰扬在接到艾司尼亚的回覆及提出的三个条件之后,并未表现出犹豫或者不安。如果说他曾经有过的话,那也只在尤那亚刚刚死去之后的事情。
  尤那亚的死带给他的震撼是空前巨大的,他可以说是尤那亚最为忠实的属下了。他也一直将赌注押在尤那亚身上,他甚至相信,有天尤那亚一定会击败叶天龙重新登上法斯特王位的。他为自己主上设想了最理想目标之后,也给自己设定了最为辉煌的前途。只要尤那亚登上王位,他将是法斯特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号实力人物。
  多少次他梦想这一天尽快到来,然而,尤那亚的突然死去不仅将这一切化为泡影,甚至接下来自己的命运将会直线下降,直至身败名裂。
  通过对公孙大娘和辛蒂的询问,他知道此番遇到了最为强劲的对手。如不当机立断採取措施,他可能也会像尤那亚一样成为魔人的下一个目标,直到对方达成消灭大湖地区一切阻挡亚素、武安进攻力量的目的。
  思来想去,为今之计,他只有归顺叶天龙,使得各方割据的法斯特帝国形成一个整体,这样才有可能使得法斯特国土免遭涂炭,另一方面自己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儘管在产生这个想法的时侯,他也曾担心自己跟随尤那亚同叶天龙作对,叶天龙或许会借此机会刬除掉自己,然而权衡利弊之后,就算是自己被叶天龙刬除,只要不使法斯特土地遭受外国的践踏,他也算满足了,就当为法斯特帝国做出最后一次贡献罢了!
  因此,接到艾司尼亚传来的回覆,他丝毫没有犹豫和惊讶。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作为统治整个法斯特中西北部的一支力量,不答应那三个条件,谁会相信他是真心归顺呢!
  于是,他再次连夜派人到艾司尼亚,传达他接受那三个条件的意恩。
  事情进展出奇地顺利,海鹰扬不但一切按照帝都的意思办理,并且主动交出所有权力,在帝都派出督官之际,自己不带一个随从回帝都述职,无比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真心归顺的意图。他的此种转变,令一直是其对手的于凤舞都感到有些难以捉摸。
  不过,总之一切都按照叶天龙的意图顺利实施,截至六月二十八日,原尤那亚治下的法斯特中西北部政权在海鹰扬的归顺下,重新回归叶天龙治下的法斯特版图!